说说周鸿祎与缘创派的有缘无份

说说周鸿祎与缘创派的有缘无份
  最近有一些投资人在与我们接触,虽然距离A轮融资已经过了快一年,但我发现资本圈还是有人对我们存了一些误会,以为缘创派有周鸿祎的个人投资,或者以为我们是360投资的,其实缘创派这家公司与周鸿祎和奇虎360没有任何关系。今年春节后我曾经对缘创派的A轮融资过程做过说明,当时说过我们不想站队,只想老老实实做个第三方的中立平台,帮创业者做服务,这个思路一直都不会变。至于说到A轮故意融了360万美金,那只是我要向前东家致敬而已。这360万美金的投资全部来自于几位著名的独立天使投资人或是一线VC的掌舵人,与360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我个人也已经从奇虎360这家公司离开超过一年,我个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人也不持有360的股票或其他任何权益。

  不过真要说起来,周鸿祎与缘创派确实是有过缘的,只是没有发生在一个对的时间,最终有缘无份了,接下来我就自己八一八这段历史。

  最初是在2012年的一季度,春节刚过,我当时还在360负责投资部的工作。我家那时候还住在通州,闫辉与我是邻居,他家的小区南门斜对着我家小区北门,我俩下楼散步的时候都会偶尔遇到。有一个白天,闫辉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有了一个创业的想法,想跟我聊聊,听听我的建议,如果靠谱看看是否能让老周投一点钱。我说那就晚饭后出来一起遛弯吧,于是当晚8点我们就碰头了,在闫辉家小区外面的一个咖啡厅,坐了两个小时。

  刚开始主要是听他跟我阐释一个需求。闫辉当时还在CSDN,这哥们在CSDN搞过一个CTO俱乐部,在IT技术圈子里非常有名。因为工作的关系,闫辉认识很多IT圈的技术大拿,并且他也很热心的经常给这些朋友帮忙。自从移动互联网这一波起来,创业的人就越来越多,初创项目对技术人员的需求也越来越强。很多IT开发的高手们,都遇到一些创业项目来拉他们入伙的情况,不过技术圈的人平时基本接触不到VC投资啊股份期权啊合伙人地位等等这一类的事情,很多人就懵了,闫辉也遇到过很多这样的问题。同时呢,那些原来非互联网行业的人,很多也想杀到互联网领域来创业(那就是三年后的现在被炒起来的“互联网+”吧)。但是来自传统行业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些熟练掌握开发技术并且能够快速帮他们实现其创业想法的高手高高手们都在哪里,只能四处去招聘网站上发个需求说我要找个CTO,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要么就是没人来,要么就是来的人做了一段时间发现不行。闫辉就跟我说,他想做一个东西,解决这个问题。

  我初听起来呢,这好像就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事?当然,这是一个真实的需求,我自己做投资,也会经常遇到我投的项目在人才引入方面有需求。我们就商量,觉得这应该是可以用一个互联网平台来解决的,不过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当我们俩开始真正想解决方案的时候,发现还是有很多东西没太想明白,比如闫辉那时候的想法更接近他之前做的CTO俱乐部的模式,不过他想在早期直接引入投资人,看看让投资人与技术人员是否能直接对接,这一点是我一直没想通的。那天聊到这儿的时候也很晚了,我就跟闫辉说,你先回去再想想,整理好思路以后给我发一个邮件,我把邮件转发给周鸿祎,看看他有什么意见。

  第二天我一上班就催闫辉给我发邮件,他很快发过来了,我转发给周鸿祎之后就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跟他当面提了一下,我说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需求,而有需求就有市场,看看是不是可以想想怎么去搞一下。

  当时我是在360负责战略投资,为什么要去跟周鸿祎提这个呢?这似乎是跟360的战略没什么关系的一件事。其实老周的想法在当时是很开放的,从2010年起,我们就讨论过,应该通过投资,帮助360在业界建立一个良好的生态关系,帮助刚刚起步的创业者,就是这个生态中很重要的一环。事实上后来大家也都能看到,BAT和小米京东这些行业巨头也确实都在这方面做了一些事情,大家都在扶持创业者。所以当时我跟周鸿祎提到的缘创派的这个前身的想法,倒也是吻合360的战略需求,老周也是有兴趣的。不过在这个时间点上看,确实太早了点,就连闫辉也才刚刚开始想这件事,所以大家的思路都不太清晰,我对这件事的思考也不够,所以跟老周提的时候,只能说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需求,但我也拿不出什么解决方案,这样自然就没有什么说服力。周鸿祎就是这样,如果你跟他讲事情,讲了半天只是一个想法,不能落地到一个实际的解决方案,他就会认为你说的都是废话!

  所以周鸿祎同学在经过“5分钟的长时间思考”之后(对于当时已经上市一整年,人员规模达到2000人的360来说,周鸿祎这位大老板能拿出这么长时间去想这样一个还没影儿的事,我觉得也挺够意思了),他终于开了口“闫辉这个人,我知道,他要是愿意出来全职做,就投一点钱让他试试吧,但是必须让他全职出来”。

  周鸿祎对闫辉的印象,应该来自于闫辉在很多年前在《程序员》杂志上给老周做过的一期专访。那是在技术人员这个圈子里,周鸿祎这个名字首次以相对正面的形象出现,闫辉给老周做了一期非常实在的客观公允的报道。周鸿祎其实是个很念旧情的人,所以他就说了上面那些话,也算是答应了投闫辉来全职创业。

  我当时挺高兴的,就马上跟闫辉说了,让他再整理一个更清晰的思路,然后就去CSDN提离职好了。这时候闫辉又有点犹豫,一个是因为老周所谓的投一点钱,到底是多少,这个心里没数,从之前行业里了解到的信息,大家都知道老周在投资初创团队的时候习惯是给钱很少的,另一个是闫辉其实真的还没准备好,要离开干了超过10年的CSDN,出来全职投入一个完全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的事,下这个决心,不那么容易。

  所以说,缘这个字,很微妙的,在那个时候周鸿祎差一点就真把缘创派这个事情变成了360旗下的一个项目了,但是后来闫辉没接招,所以,周鸿祎和缘创派,还真就是有缘无份!

  再后来,足足过了一年,闫辉终于把缘创派的第一版网站做出来了,又跑去360找我,给我看已经上线的网站,我觉得这回看到的这个解决方案总算是靠谱的了。不过这时候老周的关注点是放在搜索上,而且这时候的周鸿祎,已经是百亿美金公司的老板,心态发生了变化,对于投初创项目已然失去了兴趣和耐心。我知道老周不会投,就跟闫辉说,还是你自己去找钱吧,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再说。后来我给他介绍了一家机构投资,拿到了启动资金,闫辉也从CSDN正式离开,这样缘创派才算是正式开始。再过了一年,到了2014年的夏天,我也离开了360,折腾过几个其他的事情后,还是决定与闫辉一起做缘创派。

  有时候回想起来,当时老周没有投,对于今天的缘创派来说,也是一种缘。